張玲説法|被老闆在公司會上嘲諷 深圳律師:明星遭遇的職場霸凌並非個案
2020-07-22 23:04
來源: 深圳新聞網

張玲説法|被老闆在公司會上嘲諷 深圳律師:明星遭遇的職場霸凌並非個案

人工智能朗讀:


關注網絡熱點,直面網友關切。張玲説法,聯手深圳市律師協會,請來深圳專業律師,從身邊網事入手,讓法律好懂好用,做你身邊的法律智庫。歡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訴我們,我們請律師來解答。(電話:83521468,傳真:83911897,郵箱:zhangl@sznews.com )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0年7月22日訊(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記者 張玲)7月21日,剛剛解散不久的女團“火箭少女101”Yamy在微博上公佈了一段錄音,讓我們見識了什麼是職場霸凌。根據Yamy方公開的信息,公司老闆徐明朝在公司內部會議上用嚴重侮辱人格尊嚴的語言對Yamy進行評論、嘲諷。這段錄音“一石激起千層浪”在網上引發批判浪潮的同時,眾多網友還紛紛表示自己也遭受過職場霸凌。由此觀之,職場霸凌已然是具有普遍性的職場問題,應予以重視。

本期張玲説法,我們邀請金美律師事務所裏梁昌俊律師和華商(龍崗)律師事務所艾青律師,請他們教大家如何用用法律手段破解職場霸凌。

記者:何為職場霸凌?

梁昌俊律師:目前我國法律沒有關於職場霸凌的明確規定,職場霸凌在法律上尚沒有明確的定義。在理論上一般認為,職場霸凌是指用人單位的相關員工(主要是管理層)利用其職權和資歷等優勢,超出正當合理的工作範圍,給其他員工造成身體或精神上的痛苦,導致工作環境惡化的行為。比較典型的有:對員工進行身體攻擊(向其猛擲物品等)、對員工進行精神攻擊(故意當眾大聲苛責辱罵等)、要求員工完成各種過於瑣碎並無必要的工作任務等。

艾青律師:首先,我們可以對施暴者人羣做一個畫像:施暴者一般為新職員的上級,比如主管領導,有時資深員工也會成為施暴者。總之,施暴者有一定的職場優勢。他們一般存在以下特點:①對自己的評價過高(謎之自信);②看低新員工,認為是工具;③熟知社會規則,但相信權力能夠凌駕於規則之上。

其次,對被施暴者人羣做一個畫像:被施暴者一般都是職場上權力值最小的那類人。例如:①職場新人;②外地人;③沒有背景門路的人;④家境不好的人;⑤羞澀內向的人。從以上人羣可以看出,被施暴的真實原因,只是因為這個人看上去最弱。

記者:職場霸凌的成因是什麼?

梁昌俊律師:在勞動關係中,員工對企業有一定的人身依附性,企業有對員工進行管理的必要,而員工有接受企業管理的義務。這種人身依附性和管理需要在企業上下級員工之間創造了等級權力,而權力總是容易被濫用的。如果缺乏足夠的外部約束,企業的管理層等就容易濫用管理職權,對下屬員工實施職場霸凌。

此外,職場霸凌有一個非常具有迷惑性的説辭:對你特別嚴厲,對你進行嘲諷、侮辱、打擊,其實是為了激勵你培養你,都是為你好。被霸凌者,甚至是霸凌者都容易受此迷惑,從而讓職場霸凌獲得更多生存土壤。

艾青律師:職場霸凌並不是今天開始的,1990年代的深圳工廠也曾遇到這種麻煩,許多本地小流氓會去騷擾在工廠裏工作的打工妹,原因只是因為“他們惹不起本地女孩”。可見,職場性騷擾者是一幫業餘流氓,他們非常慫,欺軟怕硬

記者:兩位律師能否給網友幾條應對職場霸凌的建議?

梁昌俊律師:破解職場霸凌,在我看來要從三個方面去努力。首先是員工。企業員工層面要提高權利意識,依法積極維權

對於企業管理人員給出的職場霸凌行為,員工可以正面指出其要求或行為的不合理性,對其不予配合或者明確反對,可以向公司更高層反應問題。有必要時,員工還可以向勞動保障監察部門投訴、求助。

某些嚴重侮辱員工人格、侵害員工人身健康的職場霸凌行為(例如要求員工當街跪爬、剃光頭、吃死神辣條等)屬於違法乃至犯罪行為,員工更應依法積極維權。霸凌者普遍具有欺軟怕硬的特性,如果被霸凌者默默忍受,他們很可能得寸進尺愈發猖獗;如果被霸凌者一開始就正面“剛”,他們很可能是悻悻離開,不會繼續糾纏。

從企業層面看,要提高重視程度,加強制度和文化建設。

企業方應該充分認識到職場霸凌並不是什麼管理技術,非但不能激發員工的能力,反而會破壞和諧勞動關係,醜化企業形象,逼迫人才外流。同時,對防止職場霸凌問題高度重視,加強企業反對職場霸凌的制度建設和企業文化建設,例如:制定企業內部反職場霸凌指引、設立反職場霸凌投訴舉報渠道等。

上升到國家法律層面,建議完善對職場霸凌問題的立法。面對職場霸凌問題,單單指望員工站出來做孤膽英雄,指望企業自覺加強相關制度和文化建設,這是不現實的。只有當國家法律明確反對並懲罰職場霸凌行為,規定企業的反職場霸凌法律義務,對縱容職場霸凌的企業依法予以懲罰時,員工才能更勇於對職場霸凌説不,企業才更有動力加強反職場霸凌的制度和文化建設。韓國和日本已有針對職場霸凌的專門立法,我國在這方面的立法尚屬空白,應予以完善。

艾青律師:怎麼解決職場霸凌這個問題?就是讓自己看上去沒那麼弱,讓施暴者認為你不好惹。具體建議就是:面對施暴者的言語欺凌就大膽的、放心的懟回去。別覺得會有什麼特別不好的後果。如果施暴者真能在公司一手遮天,還用天天打卡,月月寫工作總結?如果真施暴者是本地的黑社會,還用追着業務跑,次次被客户懟?

當然,如果施暴者敢有進一步的行為,就收集他欺凌自己的證據,諮詢律師朋友,走司法途徑,比如:報警或者訴訟。

我們不能迴避的問題是:被施暴者可能會被迫離職,失去工作。但在一個人天天被人欺凌、辱罵的工作環境裏,睡不好又焦慮恐怖,被施暴者又會有什麼前程?

【4pxexpress】

艾青,廣東華商(龍崗)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專職律師,第十屆深圳市律師協會刑事法律專業委員會委員。專業領域:刑事辯護、刑事合規審查及風險防控

[編輯:劉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