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玲説法|君田律所主任黃志明談民法典:從胎兒繼承權到離婚冷靜期
2020-07-31 14:59
來源: 深圳新聞網

張玲説法|君田律所主任黃志明談民法典:從胎兒繼承權到離婚冷靜期

人工智能朗讀:

關注網絡熱點,直面網友關切。張玲説法,聯手深圳市律師協會,請來深圳專業律師,從身邊網事入手,讓法律好懂好用,做你身邊的法律智庫。歡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訴我們,我們請律師來解答。(電話:83521468,傳真:83911897,郵箱:zhangl@sznews.com )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0年7月31日訊(記者 張玲)從1954年首次起草民法典草案,到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我國的民法典編纂之路走過66個春秋。廣東君田律師事務所主任黃志明一直認為,現代法治國家,法律、法規頻頻更新,別説普通公民,就是每天與法打交道的律師、法官,也很難以精通所有的法律、法規。“普通公民可以不熟悉法律知識,但必須有法律常識和意識,至少需要了解這部從搖籃到墳墓都不離開的民法典對我們生活帶來的一些重要影響。”

這部“生活百科全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從總則編、物權編、合同編、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繼承編、侵權責任編、附則8個部分,共1260個條文,將於2021年1月1日正式實施,屆時我們現在熟悉的《婚姻法》《繼承法》《民法通則》《收養法》《擔保法》《合同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民法總則》同時廢止。黃志明律師説:“可以肯定的是,這部調整每一個公民生活的法典必將改變我們現有的規則。讓我們共同期待首部民法典的實施,共同見證新的法治生活!”

本期的張玲説法,我們就邀請黃志明主任剖析民法典對普通人生活的影響。

劃重點一:胎兒享有繼承權,8週歲以上精神正常的未年成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

黃志明律師:《民法典》第十六條規定“涉及遺產繼承、接受贈與等胎兒利益保護的,胎兒視為具有民事權利能力。但是,胎兒娩出時為死體的,其民事權利能力自始不存在。”

從法理的角度而言,胎兒本不屬於法律上的自然人,但這規定明確賦予了胎兒繼承遺產的權利,並預先視其為具有自然人才有的民事權利能力。

同時,《民法典》十九條中,對於未成年人的無民事行為能力的年齡界限從《民法通則》中規定的10週歲,調整為8週歲,這主要也是由於現在小孩普遍比較早熟,《民法典》生效後,8歲是一個很重要的年齡分界線,把未成年人分成兩個階段:8歲前為完全無民事行為能力人,8歲以後精神正常的未成年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可以進行與他的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活動。

劃重點二:增加規定“居住權”這一新型用益物權。明確居住權原則上無償設立,居住權人有權按照合同約定或者遺囑,經登記佔有、使用他人的住宅,以滿足居住需要

黃志明律師:這裏的“居住權”是一項全新的權利,突破了過往生活對“居住”權利的定義,必定對生活造成重大的影響。

房子,在中國民眾的心中一直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我們知道房子有所有權,我們也瞭解房子有使用權,且這樣的使用權更多存在於雙方的租賃關係之中。居住權又是怎麼回事呢?它不是所有權,是一種新的使用權,但它產生的效力和作用可能高於所有權。

《民法典》第三百六十六條規定:“居住權人有權按照合同約定,對他人的住宅享有佔有、使用的用益物權,以滿足生活居住的需要。”

假如有一位老人家晚年一直由一位保姆照顧,老人家擔心自己去世後保姆沒地方住,把房子送給保姆,子女們可能不會答應,因此他與保姆進行書面約定,讓保姆好好照顧他,待他去世後,保姆有權在這個房子居住到去世為止,並且到登記機構申請了登記。從登記之日起,該保姆享有房子的居住權,可以終身在這房子居住,即使老人家去世了,老人家子女繼承後享有了房子的所有權都無法要求保姆搬離,需要等待保姆去世後居住權消滅,才能收回房屋。

居住權作為一種新的用益物權(用益物權,是指以一定範圍內的使用、收益為目的而在他人之物上設立的定限物權,是一種絕對權利。居住權人對房屋具有較強的管領力和支配力,能夠基於物權請求權保護自己的權利。通過登記而設立居住權,居住權就具有了對世性,能夠對抗第三人,所以未來房產交易,必須考慮到居住權的存在,這是房產交易最不容忽視的問題。

劃重點三:協議離婚新設“冷靜期”,訴訟離婚增設必判離婚情形

黃志明律師:離婚在我國目前有兩種方式:第一種是協議離婚,第二種是訴訟離婚。協議離婚是雙方就雙方是否解除婚姻關係?是否達成夫妻財產分割協議?是否對撫養權和撫育費協商一致?以上三個問題如是確定的,則雙方可到民政部門辦理,如果雙方對以上任一個問題達不成一致,則需要到法院提起訴訟離婚,由法院進行調解或判決。

在協議離婚方面,《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七條規定,“婚姻登記機關收到離婚登記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任何一方不願意離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離婚登記申請。前款規定期限屆滿後三十日內,雙方應當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發給離婚證;未申請的,視為撤回離婚登記申請。”這裏的“申請之日起的三十日內”即俗稱的“冷靜期”,為協議離婚按下一個“暫停健”,讓彼此在這期間思考清楚再次作出選擇。在冷靜期的三十天內任何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離婚登記申請,或者在冷靜期屆滿後三十天內不再去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發離婚證,均屬於最終決定不離婚。

在訴訟離婚方面,《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九條規定:“……經人民法院判決不準離婚後,雙方又分居滿一年,一方再次提起離婚訴訟的,應當准予離婚。”

受“清官難審家務事”“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的觀念的影響,又擔心隨意地判離婚會造成太多的社會不安定因素,因此實踐中,除非有證據證明存在以下五種法定情形之一:

(一)重婚或者與他人同居;(二)實施家庭暴力或者虐待、遺棄家庭成員;(三)有賭博、吸毒等惡習屢教不改;(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滿二年;(五)其他導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否則訴訟離婚時法院第一次是不會判離婚的,待第二次起訴時再視情況判決是否離婚,更甚者反覆提了五次起訴仍然不被法院判決離婚的案例。

其實,日子是兩個人過的,如果兩個人實在不適合,分開也是件好事,雙方都可以重新開始自己新的生活,因此民法典這次增設了“人民法院判決不準離婚後,雙方又分居滿一年,一方再次提出離婚訴訟的,應當准予離婚”,從而確定在一定條件下,沒有離不了的婚。

劃重點四:增加物業為高空墜物行為的責任人,增加公安等機關進行調查

黃志明律師:近兩年因為高空附物造成的傷害事件頻頻見報,大到窗户脱落,小到蘋果、洗髮水瓶墜落,但造成的均是重傷甚至是死亡的後果,多起事件的受害者還是嬰幼兒,令人惋惜和痛心。杜絕高空墜物行為是社會共同的呼聲和願望。

民法典規定,由侵權人依法承擔侵權責任;經調查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給予補償。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補償後,有權向侵權人追償。

物業服務企業等建築物管理人應當採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規定情形的發生;如應當安裝攝像頭,防護網、進行安全宣傳教育等,如未採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應當依法承擔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責任。

發生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及時調查,查清責任人。

劃重點五:增加了遺囑的形式,公證遺囑不再具有最高效力,確定器官捐獻的基本規則

黃志明律師:現行的《繼承法》規定,遺囑分為自書或代書遺囑、錄音遺囑、口頭遺囑等。隨着社會發展,更多的遺囑訂立方式出現。電腦、智能手機的普及,現代人大多數通過電腦輸入打印文本的表述自己的意志,如現今我們很少看到手寫的合同,均是打印後蓋章簽字的,同時人們已習慣了打開手機便可以開始錄像。而這些打印遺囑、錄相遺囑是否有效呢?答應是不確定的,實踐中是存在爭議的,因為《繼承法》沒有明確規定。而即將實施的《民法典》明確增設打印遺囑和錄相遺囑的形式,但應當有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

另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42條規定:“遺囑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數份內容相牴觸的遺囑,其中有公證遺囑的,以最後所立公證遺囑為準;沒有公證遺囑的,以最後所立的遺囑為準。”而即將實施的《民法典》的新規定,公證遺囑不再具有高於其他遺囑的效力,立有數份遺囑,內容相牴觸的,以最後的遺囑為準

同時,《民法典》對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做出明確規定,對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有權依法自主決定無償捐獻其人體細胞、人體組織、人體器官、遺體。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強迫、欺騙、利誘其捐獻。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依據前款規定同意捐獻的,應當採用書面形式,也可以訂立遺囑。自然人生前未表示不同意捐獻的,該自然人死亡後,其配偶、成年子女、父母可以共同決定捐獻,決定捐獻應當採用書面形式。

【4pxexpress】

黃志明律師。

黃志明律師,廣東君田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主任。

黃志明律師是一名在企業實踐中成長起來的律師,深諳法律對企業經營的重要性,未執業前其分別在私營、國有、港資企業擔任了十年總裁及其他高管的職務,在商事領域積累了豐富的實戰經驗,長期擔任多家企業以及政府機關的常年法律顧問,使其熟練地將法律服務與企業管理實踐相結合,能為企業提供頂層股權設計、規章制度、審查日常合同等綜合性法律服務,以及在各類商業項目中提供專業可行的商事法律意見。成功代理各類案件數百起。

[編輯:鄭曉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