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加中關係是否已經觸底?中國駐加拿大大使迴應
2020-10-17 14:00
來源: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加拿大大使館網站

當前加中關係是否已經觸底?中國駐加拿大大使迴應

人工智能朗讀: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加拿大大使館網站10月17日消息,10月15日,駐加拿大大使叢培武在使館舉行媒體視頻記者會,接受媒體集體採訪。加通社、《環球郵報》、《國家郵報》、《國會山時報》、《多倫多星報》、加拿大電視台、多元文化電視台以及新華社、央視、中新社等10家中外媒體記者參加,使館推特賬號進行同步在線直播。叢大使就中加建交50週年介紹情況,並就中國和平發展、孟晚舟事件、涉港、涉疆等問題回答記者提問。記者會實錄如下:

叢大使:大家好!歡迎參加今天的記者會。

今年是中加建交50週年。1970年10月,兩國老一代領導人着眼長遠,作出中加建交的決定,打開了中加關係的大門,兩國合作由此翻開了新篇章。

建交50年來,在雙方共同努力下,中加關係取得長足發展,為兩國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去年,兩國貿易達740億美元,較建交之初增長了近500倍。當前,20多萬中國留學生在加留學。雙方在應對氣候變化、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等領域進行協作,共同為世界和平與穩定作出貢獻。

遺憾的是,當前中加關係因為孟晚舟事件面臨嚴重困難。該事件是美國一手炮製的嚴重政治事件,其目的就是打壓中國高科技企業和華為公司。不幸的是,加拿大在這一過程中充當了美國的幫兇。我們敦促加方從事情本身是非曲直和公平正義出發,儘早作出正確決斷,釋放孟晚舟平安回到中國,為中加關係重回正軌創造條件。

近年來,美國追求強權政治和單邊主義,不斷散播“政治病毒”,公然污衊中國共產黨。事實是,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中國人民找到了一條符合自身國情的發展道路,並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我們歡迎更多加拿大人到中國走一走,親眼看一看中國取得的發展成就。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中國堅決反對霸權政治和單邊主義,並將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

孔子説,“五十而知天命”。回顧中加關係發展的50年,中加之間不存在歷史遺留問題,也沒有根本利害衝突。一個健康穩定的中加關係符合兩國人民的共同利益。同時,只有恪守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原則,兩國關係才能行穩致遠。希望加方着眼長遠,同中方相向而行,努力開闢中加關係下一個50年更廣闊的發展前景。

下面,我願意回答各位記者的提問。

加拿大電視台:叢大使你好,感謝接受我們的提問。剛剛你提到改善加中關係以及相互尊重。我想問的是,為什麼康明凱和邁克爾時隔幾個月沒能獲得領事探視,而是直到上週才獲得領事探視?中方是《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簽約國,《公約》規定了對犯人探視的權利。中方也同加方簽署了《加中領事協定》,其規定加方可每個月對加籍犯人進行一次領事探視。在兩名加公民個案上,中方為何不遵守上述《公約》和《協定》?

叢大使:兩名加公民因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犯罪,被中方主管部門依法逮捕和起訴。中國司法部門依法獨立辦案,並依法保障上述加公民的合法權利。中方一直遵守《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及中加雙邊協定。此前,中方出於應對疫情考慮,曾暫停對相關加公民的領事探視。這並非針對加方,而是為確保相關人員健康和安全採取的措施。近期,應加方請求,在疫情防控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中方主管部門日前依法安排加方對加有關公民進行了視頻探視。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中方主管部門將繼續根據疫情依法處理加有關公民的領事探視個案。這也再次表明中方依法保障相關加公民的合法權利。

加拿大電視台:謝謝你的回答。但恕我直言,根據上述中方已簽署的《公約》和《協定》,加方(對相關加公民進行領事探視)無須請求中方。中方批准對相關加公民探視也並非是作出讓步。這是上述《公約》和《協定》規定內容的一部分。我的問題是,中方稱他們危害中國國家安全,但中方對兩名加公民指控的罪名具體是什麼?中方是否能提供他們涉嫌從事被指控罪名的具體時間或日期?

叢大使:相關加公民犯罪事實清楚,中方司法機關已公佈其被指控的罪名,你也可以從中方相關司法機關那裏瞭解更多信息。中方司法機關將繼續依法獨立處理相關案件。

《環球郵報》: 你提到當前加中關係遇冷的責任在於加方,但加總理本週表態稱,是中方(在兩名加公民案件上)採取的 “脅迫外交”和“任意拘押”,對香港進行鎮壓以及對待維吾爾族的方式造成當前兩國關係困難。加方將繼續堅定地致力於與盟友合作,以確保中方不再沿着當前這條毫無成效的道路走下去。

叢大使: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國家干涉中國內政。我要指出,搞“脅迫外交”的帽子扣不到中方頭上。正如我剛才所説,相關加公民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犯罪的活動被中方起訴。相反,在孟晚舟事件上,加拿大和美國濫用雙邊引渡條約,孟女士未違反任何加拿大法律卻遭到拘押。這才是真正的“任意拘押”。

涉港、涉疆問題根本不是什麼人權問題。香港和新疆事務完全是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來干涉。香港國安法實施三個半月來,香港變得更穩定、更安全,得到絕大多數香港居民的廣泛認可。在涉疆問題上,1990年至2016年底,新疆發生了數千起暴恐事件,造成大量無辜人員傷亡。中方採取標本兼治措施打擊恐怖主義,取得了顯著成效。過去近四年來,新疆沒有發生一起暴恐案件。同時,這也為全球反恐事業作出了積極貢獻。

《環球郵報》:加拿大已經開始接受來自香港的難民申請,這也顯示了加方對於國安法實施的香港的法律體系缺乏信任。就在剛剛,超過45名加聯邦參眾議員呼籲加政府接受更多對發生在香港的鎮壓活動感到擔憂的香港居民。你對此怎麼看?

叢大使:中方強烈敦促加方切勿向香港暴亂犯罪分子提供所謂“政治庇護”,這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同時也將助長相關暴亂犯罪分子氣焰。如果加方真正關心香港的繁榮與穩定,真正關心在港30萬加拿大護照持有者的健康與安全以及大量在港營商的加企業,加方就應該支持中方打擊暴恐活動的努力。打擊暴恐活動將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行穩致遠,這也是實施香港國安法的本意。我敦促加方客觀、公正看待香港國安法,切勿干涉中國內政,以免對中加關係造成進一步損害。

新華社:近來,一些加拿大和美國的民調機構數據顯示,加涉華民意呈現負面趨勢。你對這些民調數據怎麼看?今年是中加建交50週年,但當前兩國關係面臨嚴重困難。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和加拿大能夠開展哪些新合作?

叢大使:關於一些西方國家對華民調呈現負面趨勢,我要指出的是,首先,這些民調僅針對少數幾個西方國家採樣,無法代表整個西方國家民眾對華看法,更不代表國際社會的普遍觀點和看法。從更廣闊的背景看,多年來中國的內政外交政策得到國際社會絕大多數國家的廣泛認可。國際社會高度評價中方取得的經濟社會發展成就以及中方對世界和平與穩定作出的貢獻。

在如何看待中國的問題上,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在這裏我想提兩個數字,而且這兩個數字恰好都是93%。根據益普索近期發佈的民調數據顯示,93%的中國受訪者表示感到幸福,較去年有了大幅增長,幸福指數高於其他所有國家。此外,根據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發佈的調查報告顯示,中國民眾對中央政府滿意度超過了93%。這也再次證明中國人民對其政策最有發言權。我想指出,當前遭到國際社會廣泛批評的正是美國。上個月,聯合國大會全會表決通過了新冠肺炎疫情綜合性決議,決議草案全文以169票高票通過,只有美國和另外一個國家投了反對票。美國站在了時代和歷史潮流的對立面上。

關於第二個問題,儘管當前中加關係面臨嚴重困難,但不論在雙邊貿易投資還是在多邊領域,兩國仍有廣闊合作空間。雖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但今年前8個月加拿大對華貨物出口仍增長2.5%。與之相比,加對世界其他國家出口卻下降了15%。這説明了中國高質量發展將為兩國合作帶來更多機遇。同時,中加兩國在應對氣候變化、環境保護等涉及人類發展等重大問題上也有着廣泛共同語言。因此,中加兩國合作前景依然廣闊。當然,要釋放兩國合作潛力,加拿大就應儘快作出正確決斷,妥善解決孟晚舟事件,為兩國關係發展掃清障礙。

多元文化電視台:如果(加方)針對孟晚舟的引渡案敗訴,你能確保兩名加公民獲釋嗎?

叢大使:中方多次闡明,兩名加公民案件同孟晚舟事件有着本質的不同。孟晚舟事件是一起嚴重政治事件。孟女士未違反任何加法律,卻遭到加方拘押。根據加方公佈的文件,加執法機構也認為該事件具有高度政治性。對於兩名加公民個案,我已指出了案件的性質。我要再次強調,妥善解決孟晚舟事件,早日釋放孟女士,並讓其平安回到中國,這將有助於中加關係重回正軌,為兩國關係發展營造良好的環境。

多元文化電視台:第二個問題與近期中加雙方使用的一些語言有關。剛剛《環球郵報》提到“脅迫外交”,加國防部長此前也提到“人質外交”。中方外交部發言人則稱加方虛偽、軟弱。當前加中關係是否已經觸底?下一步雙邊關係怎麼走?

叢大使:確實,當前中加關係正面臨嚴重困難,其根源就在於孟晚舟事件。中方多次指出,美國是中加關係麻煩製造者。所以,加方應儘快作出正確決斷,擺脱第三方干擾影響,妥善解決孟晚舟事件。同時,我也要指出,所有指責中方進行“人質外交”的言論都是無稽之談,是對中方的無端指責。正如我此前所説,孟晚舟事件是美國一手炮製的嚴重政治事件,這是中加關係面臨困難的主要原因。同時我也提到,越來越多的加有識之士就解決孟晚舟事件發出了正義的聲音。繼19名加知名人士之後,近期100多名加前外交官致信加政府,要求政府介入孟晚舟案件並中止引渡程序,釋放孟晚舟。希望加政府對他們的理性聲音進行認真反思。

加通社:我的問題有關中國的司法進程。中國在抗擊新冠疫情方面做得非常出色,現在很多限制措施被解除,但為何中方仍不允許《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所規定的面對面的領事探視呢?據瞭解,疫情在中國已經得到控制,是否還存在我們不瞭解的其他情況?兩名加公民被關押快2年了,但他們還沒有在法庭上受到提審。你能否解釋一下,根據中國的司法體系,他們被指控究竟還需要多長時間?

叢大使:的確,中國在控制疫情方面取得了巨大進展,這得益於中國獨特的制度優勢,也離不開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努力。關於你提及的領事探視問題,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這並不只針對加拿大公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們必須確保將有關人員感染的風險降到最低,確保他們的安全和身體健康。相信你能夠理解,對於諸如關押場所這樣高風險的設施,不僅在中國,在加拿大和世界其他國家,都會出於控制疫情的需要採取額外的措施。

關於相關案件的司法進程,正如我此前提到的,它們將隨着法律程序適時進行。中方有關司法部門將繼續依法獨立處理相關案件,同時保障兩名加公民的合法權益。一些媒體炒作所謂“虐待”問題,這是毫無根據的。例如,有報道稱中方沒收了加公民的老花鏡,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敦促加方對此予以客觀看待。事實上,中方一直在法律允許範圍內保障有關加公民的權益。

加通社:謝謝你的回答。我的後續問題是,加拿大正在廣泛尋求其他國家協助釋放兩名加公民。在最近的中國-歐盟峯會上,歐盟方面在公報中提到了這一點。康明凱的僱主經常轉推有關康命運的消息,並稱繼續監禁對中國而言有損國際聲譽。您認為中方應採取什麼措施來應對外界對中國的這種印象?

叢大使:加拿大方面試圖拉攏其他國家對中國施壓的作法毫無用處。這注定會失敗。首先,相關案件的性質非常清楚。其次,只有一小撮西方國家就此發聲,而國際社會的大多數國家都尊重中國的司法主權和法律體系。對於西方國家的民眾,我希望正如我此前提到的,他們可以對中國的實際情況有更客觀的瞭解。因此根本不存在所謂“虐待”,這些針對中國的指責毫無根據。這些歪曲事實的報道,實際上導致了一些國家對中國的“負面評價”。因此,我們希望人們不要再散佈這些謊言和失實報道。

央視:幾周前,加駐華大使鮑達民在出席相關論壇時呼籲加與中國加強聯繫。他説,世界正在轉向亞洲,加拿大需要在中國做更多的事。但坦率而言,在加政客批評中國的聲勢中,他的這種聲音太弱了。你如何看待中加兩國之間當前的僵局?你對雙邊關係的未來有何期待?

叢大使:在我與加民眾的接觸過程中,我的印象是大多數人都希望看到雙邊關係健康穩定地發展。許多人已經意識到,中國的發展對加拿大的未來有利。因為中國為加的貨物和服務提供了巨大市場。同時,很多人都支持兩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當我與許多加拿大大學校長交談時,他們都表示歡迎更多的中國學生來加學習。現在,有超過20萬的中國學生在加留學。僅在新斯科舍省,就有5000多名中國學生,這一數字是非常龐大的。在新冠疫情發生前,我曾訪問了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曼尼托巴省。疫情發生後,我不得不暫停了對加其他省市的訪問。但我與加各界人士通過電話保持聯繫,並參加了很多線上研討會。我的印象是,無論在加西海岸,還是東海岸,人們都希望兩國關係發展更加強勁,希望看到當前兩國關係中的障礙得以消除。這令我很受鼓舞。在有關加應採取何種對華政策的辯論時,我希望有更多人會挺身而出、大聲疾呼。

關於中加未來合作,正如我此前提到的,我認為兩國在雙邊和多邊領域有着廣闊合作空間。尤其在當前遭遇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勢頭上升的情況下,中國和加拿大應共同維護多邊主義,捍衞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因此,中加在一起可以做很多事,但我們必須先解決好孟晚舟事件,只有這樣才能充分挖掘兩國合作的潛力。

《國會山時報》:有加議員提出,加眾議院需要將迫害維吾爾族人的行為定性為“種族滅絕”,就像此前一樣,加眾議院一致投票將屠殺羅興亞人稱為種族滅絕。你剛才説,中國政府批評加干涉中國內政。加議會在國內承認對維吾爾族人的“種族滅絕”會得到中國的迴應嗎?

叢大使:首先我要指出,任何損害中方利益,特別是核心利益的行為都會遭到強烈的回擊。我們將堅決捍衞中國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我還想建議那些在加拿大或其他西方國家的人,當他們使用“種族滅絕”這個詞時,應該非常謹慎,因為新疆根本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新疆維吾爾族人口從1978年的555萬增加到2018年的1270多萬。在2010年至2018年的八年間,新疆維吾爾族人口增長了25%,約為250萬,其增長率高於新疆總人口的增長率,也遠高於漢族人口的增長率。這是種族滅絕嗎?相反,美國對印第安人實施同化、驅逐和殺戮政策,印第安人的數量從500萬劇減到大約25萬,美國實際上發生的是什麼?這才是種族滅絕。所以我想提請大家注意“種族滅絕”一詞,因為新疆什麼都沒有發生。事實是各民族和睦相處,人民享有生存權和發展權。説到宗教信仰,新疆有24000多座清真寺,是美國全國的10倍。在新疆平均每530名穆斯林就有一座清真寺,這是很了不起的數字。

《國會山時報》:如果加議會而不是加拿大政府認定“種族滅絕”,中方會做何反應?

叢大使:我想説這仍然是一個推測性的問題,但我強烈敦促他們謹慎對待任何可能損害中方核心利益的事情。你可以從我們對美國的反應中看到那些強有力、堅決的措施。我建議他們看看那些措施,這表明了中方捍衞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的決心。

《多倫多星報》:我想回顧一下你對前面幾個問題的回答。你對《環球郵報》涉及香港以及加考慮讓香港的持不同政見者和難民更容易入境並獲得保護的評論,還有你剛才對《國會山時報》關於加議會可能就維吾爾人作出決議的回答,我感覺你在威脅在香港的30萬加拿大護照持有者。我想知道,你是通過直接針對加工商界人士來威脅加政府嗎?

叢大使:那是你的解讀。我要明確,一個穩定和繁榮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僅符合絕大多數香港居民的利益,也有利於在香港依法經營的外國人和外國企業。因此,我要傳遞的信息是,所有有利於確保香港持久穩定繁榮的措施,都應該得到全世界人民的支持,如果他們真的關心香港民眾的福祉和香港的繁榮穩定。去年發生了許多暴力事件,對香港的法治、經濟和社會穩定造成了沉重打擊,導致人們害怕在香港做生意或生活。但香港國安法實施三個半月以來,香港變得更加穩定和安全。對所有希望香港保持穩定的人來説,這是一個令人鼓舞的好消息。

《多倫多星報》:謝謝。我的下一個問題是,正如你在民意調查中看到的,許多加拿大人對中國對待維吾爾人的方式、在香港實施法律的行為以及對兩名加公民的待遇感到震驚。加許多反對黨人士,包括加民眾,也在向政府施壓,要求政府採取更多措施,包括與中國以外的其他亞太夥伴進行多元化貿易,以此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因為這可能會成為中國反制加的一個槓桿。你對這種想法有何評論?

叢大使:首先,關於新疆人民的待遇,我已説得非常明確。在新疆和全中國,各民族和睦相處、安居樂業,他們的幸福感是歷史上最高的,中國的人權記錄也是歷史上最好的。中國人民最有資格對此作出評價。只是因為美國及一些反華勢力,也許還有其他一些國家散佈的謠言,導致公眾對中國的情況產生錯誤的印象。所以我們鼓勵人們去中國親眼看一看。當我和加民眾交談時,我發現大多數情況下如果他們去過中國,他們對中國的發展和中加關係的重要性有更客觀和理性的理解。

關於對兩名加公民所謂的“虐待”,我已經非常清楚地表明瞭我的立場。至於在中國做生意,不是因為我們要求加拿大方面這樣做,而是基於市場原則。對於與中國進行貿易和商業往來的加企業而言,他們這樣做完全是遵循市場原則,而不是聽從中方的指令。我們現在推行的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這是一個擁有14億人口和大量熟練勞動力的巨大市場。不僅如此,中國中等收入羣體超過了4億,所以機會巨大。正如習近平主席最近多次指出的,我們將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意味着中國將有更高水平、更高質量的發展,這將為製造業、服務業等行業的加拿大企業帶來更多機遇。加企業進入中國市場大有可為,我們歡迎更多來自加拿大的高質量和安全的產品。

《國家郵報》:你多次提到世界和平,本週習近平主席在視察中國軍隊時指出要把全部心思和精力放在備戰打仗上,請問除了將這句話理解為對世界和平的威脅之外,還能如何解釋?

叢大使: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這已經體現在我們的憲法中。沒有任何其他國家做到這一點。這體現了我們願意在相互尊重和平等相待基礎上,尋求和平發展,尋求與任何其他國家開展友好合作的願望和決心。但我們必須謹慎對待我們的外部環境。大家可以看到,總體來説,在中國和東盟國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是穩定的。但是,美國正試圖在該地區製造麻煩。據媒體報道,今年上半年,美國向南海派出了約3000架軍機,這是非常危險的動作。這正在破壞該地區的安全與穩定。而且在台灣問題上,美國還在向台灣出售先進武器,試圖破壞我們的主權和國家安全,這給兩岸關係帶來了巨大威脅。

鑑於所有這些危險行為,中方必須小心謹慎,並且必須做好準備,以應對任何強加給我們的、可能導致我們的安全受到損害的事情。任何負責任的主權國家都有權這樣做。我們在軍事上進行這種準備是很自然的。但我認為中方的政策是為了尋求世界的和平與穩定。為此,中國作出了貢獻,近年來我們已經在聯合國框架下派出了4萬多名維和人員。這是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中派出人數最多的。

《國家郵報》:謝謝你的回答。回到加拿大議題,加政府有一個新的政策框架要出台,似乎要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態度。你是否擔心反對黨領袖奧圖爾提出的政策,以及特魯多政府在政策方面的明顯反應?

叢大使:對於加內部事務,我不作評論。談到中加關係,我們希望看到任何政策評估都有利於我們雙邊關係的長期健康穩定發展。正如我一開始提到的,健康穩定的雙邊關係符合兩國人民根本利益。希望加拿大方面能夠作出理性的判斷,從加人民的整體利益出發,作出明智決定,做更多有利於雙邊關係健康發展的事情,而不是相反。

中新社:十九屆五中全會將於10月下旬舉行,會議將研究制定“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等重大問題,你認為中國的發展規劃會給加拿大企業帶來什麼樣的機遇?我還想問一下即將在11月初舉辦的第三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目前加拿大參展商的註冊工作如何?與前兩年相比怎麼樣?

叢大使:“十四五”規劃還在編制過程中。但我有信心,像“十三五”規劃那樣,它將為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和其他各方面的發展指明方向,而且它一定會推動中國進入發展新階段,向更高層次、更高質量、更清潔發展邁進。對加企業而言,這意味着很多機會。加拿大在清潔能源、生物醫藥等方面有顯著優勢。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我們也有很多共同點。此外,加拿大現代農業、金融業、航空航天業都非常有特色,所以我們有很多事情可以共同去做。

關於第三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這充分顯示了中國擴大進口、堅持市場開放的決心。在新冠疫情衝擊經濟貿易的背景下,第三屆進博會將如期於11月在上海舉行,這充分體現了中國負責任的大國擔當。據瞭解,儘管疫情給國際旅行帶來了很大不便,但還是有大量的加拿大企業表現出對參加這次盛會的興趣,許多加拿大人看到了與中國開展貿易的機會。我祝願他們在參加第三屆進博會的過程中取得成功,並擴大在中國的市場份額。這對於我們兩國人民來説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最後,感謝大家參加今天的活動。

[編輯:鄭曉鵬]